宝玑,细致入微的审美

来源:嘉人网 编辑:Cindy
导读:在宝玑古往今来的众多名人买家当中,不乏眼光特别挑剔,口味异于常人之徒。但即使是儒勒•凡尔纳笔下理想的英国绅士、八十天环绕地球的菲利阿斯•福格,他们的生活起居几乎离不开那只走时精准的宝玑表,从起床、离家到吃饭、入睡无不以自己怀表所指示的时间为准。

在宝玑古往今来的众多名人买家当中,不乏眼光特别挑剔,口味异于常人之徒。但即使是儒勒•凡尔纳笔下理想的英国绅士、八十天环绕地球的菲利阿斯•福格,他们的生活起居几乎离不开那只走时精准的宝玑表,从起床、离家到吃饭、入睡无不以自己怀表所指示的时间为准。而在其他同样深爱宝玑表的法国大作家如维克多•雨果、巴尔扎克、梅里美、司汤达、大仲马等人笔下,宝玑表不仅精准而且功能复杂,是小偷们觊觎的目标,也是吝啬鬼与守财奴眼里的无价之宝。宝玑表何以对于买家有如此大的吸引力——当然是审美。其诸多生动精致的细节,反映出法式古典审美最鼎盛的路易十六时代风格,而到今天依然为现代爱美人士推崇备至。

钱币饰纹表壳
钱币饰纹表壳

作为俄罗斯最富盛名的作家之一,亚历山大•普希金出生于名门望族,其家族自19世纪初就已是宝玑的重要客户。而他本人也与俄国上流社会一样,对表有着极高的要求。在其代表作《尤金•奥涅金》中就提到一块宝玑表:“他那一如既往走时精确的宝玑表提醒他,时间已至正午。” 巴尔扎克在《欧也妮•葛朗台》中也曾经写过:“他掏出最优雅纤薄的宝玑表。啊!才11时!今天起早了。” 约翰•福尔斯在《法国中尉的女人》更加直截了当地说:“他掏出他的宝玑表——一块由最卓越制表师制作的精密仪器。”

以上的宝玑表虽然可能在功能与细节方面各不相同,但是对于熟悉它们的圈内人来说一些共同的因素让人远远地一瞥之下,便会立即看出这是一只宝玑表。

也许他们是通过宝玑表的钱币饰纹表壳认出了宝玑,这是一只宝玑表如今最容易辨识的品牌特征之一,它以钱币上常见的竖式条纹装饰表壳边缘,需要工匠认真地加工打磨,但宝玑的特征却远远不止钱币纹这么简单,在钟表行家眼里,宝玑具有太多独一无二的品牌特征,从品牌创立至今就从未改变过。

例如宝玑表盘上的隐蔽签名——这是从1795年开始,宝玑采用的一项防伪技术。在表盘上蚀刻一个手写的签名,只在光线以斜角照射时才显现出来。时至今日,隐蔽签名仍是辨别宝玑表真伪的标记,也是大部分宝玑表表盘(包括珐琅表盘)的专有特征。

宝玑还从1786年开始为自己制造的表款装配自行设计纹饰图样的手工镌刻表盘,亦是辨识宝玑表的象征,这种工艺以在金属表面手工镌刻的工艺以其图案典雅而闻名于世,而机刻表盘表框上的双排串珠形坑纹,必须由工匠把坑纹冷轧到表框上,然后放置在机械夹钳上,手工加工而成。

当然,在这些特征之中,能够帮助普通人最容易认出宝玑表的则是人们惯常说到的——宝玑指针,这种带镂空串珠式圆环的指针大约于1783年设计,在起初面世时便大受欢迎。宝玑指针简洁易读,不仅是宝玑表的特色,更成为许多讲究做工的品牌竞相仿效的对象。宝玑指针指向的宝玑数字同样优雅而实用,这种手写体阿拉伯数字大约在法国大革命之前就已问世,一直到1790年发展成为今天所见的式样。如今,配以珐琅表盘的宝玑表依然沿用这套原创数字时标。

另外一些宝玑手表特征还包括了,螺栓固定表耳,它是以螺栓取代常用的弹簧杆,将表带固定于表耳之间,不仅美观,而且稳固。而整只表耳焊接于表框上,确保坚固耐用,令整只表更具美感。

当然,在今天,人们要看到一款集以上所有特征的现代表款并不容易,但其中多个因素组合起来,便会让原本十分秀气内敛的宝玑表有了现代商业背景下钟表产品所需要的极高品牌辨识度。值得一提的是,所有宝玑现产款式通过这些细致入微的工艺特征,与其二百年前的古老典范自然地连接在了一起,构成了现代与古典完美的融合。以下就是最为经典的例子——

No.5怀表是宝玑专为圣•米亚特伯爵制作,于1787年开始研制,直至1794年3月制成(所以又被称作1794)。原表于2001年由斯沃琪集团的总裁尼古拉斯•海耶克为宝玑博物馆购回,并限量复制了五只,成为不可多得的收藏珍品。不过,在普通买家的心目中,以其为设计灵感而推出的Classique 7137(旧款编号3130)早就成为了宝玑经典系列产品的品牌象征。适应现代人的需求,该表内置超薄自动上链机芯,配以饰有传统机械手工雕刻的镀银金制表盘,以阳刚与细腻的完美融合吸引买家。引人注目的扇形45小时动力储存显示缀以Flinqué饰纹,圆形日历显示则以太阳纹装饰、每道光线都指向一个日期,美感与实用完美合一。考虑到日历对现代人的重要性,原怀表6点钟位的小秒针表盘改以环状日期盘取代。2点位的月相盈亏显示则一如往昔,只是月相盘上的拟人化人相修饰更加写实细腻,并与10时位的动力储备显示遥相呼应。

宝玑数字
宝玑数字

如此善于将古典之美与现代口味调和在一起,使得宝玑与现有的诸多古老品牌都有明显的不同。

已故斯沃琪总裁海耶克是这样评价宝玑的:“宝玑是技术和艺术的绝妙联姻,拥有宝玑,你就同时拥有了贝多芬和爱因斯坦。先进的技术、创意和艺术——这就是宝玑留下的财富。因此感受宝玑的最佳方式,就是了解它的历史。”

司汤达在1817年出版的旅游随笔《罗马、那不勒斯和佛罗伦斯》里有一段有趣的话语:“宝玑制作了一款二十年都不会有误差的表,而这不幸的机械记录的是我们至少每周一次的错误生活及其带给我们的痛苦和磨难。”其实,在十八世纪中与十九世纪初那个动荡的时代里,宝玑表并不是以奢华而是以精致的做工与出众的复杂功能吸引到那些尊贵买家的。

手工镌刻表盘
手工镌刻表盘

受到宝玑这一名声吸引的不仅有喜爱钟表的大买家,还有当时法国与瑞士的众多无名工匠们,或许他们觉得少了些珠宝钻石的点缀伪造起来成本会低一点。在宝玑生前就有人大量仿冒其产品,时至今日依然有不少假宝玑表在古董市场上流通着。不过,颇有商业经营天赋的宝玑自创始之初,就为自己出产的每块表编制了独立编号,以供买家确定其真伪与来历。这个优良传统一直被延续至今未有改变,使得人们面对着二百多年的古董,真伪几乎立判,甚至可以进一步考证出其渊源与传承。

一个很典型的事例能够说明这种传统具有优良实践性:1991年由安帝古伦(当时的名称是哈布斯堡)拍卖行举办的“宝玑的艺术”标志着宝玑表重新回归公众的视野,其拍卖图录至今依然是行家们认真研究的经典工具书,翻阅其96-99页,一大段有如学术考证般的文字就跃然纸上——“编号1682/4761,完成于1822年,于1934年6月整修。椭圆形金银壳单指针怀表,附中心指针日历和指针式温度计。表壳为:18K金,双体三件式,表盘为:椭圆形,署名“宝玑”,机芯为:亚光黄铜制,状态良好。尺寸:83X61毫米。估价为:15-20万瑞士法郎。”对于普通的拍品来说,以上的描述已经非常详细了,不过这是一款有着更多细节可考宝玑古董表,于是人们还能在这只表的拍卖资料里读到:“历史:该表仅此一只,并有一段复杂有趣的经历。宝玑于1822年7月8日将该表以1000法郎售予帕南伯爵,当时是作为一只表形画像盒,按下弹簧按钮后盖会弹开,内有一幅微型画像。应谢尔巴多夫王子的请求,宝玑于1884年1月15日收费500法郎完成此表。他用尚有存货的编号4977的小号“预定表”机芯装于表壳内,再将表重新编号为4761。亚瑟•鲁宾斯坦藏有一部分宝玑表,他特别喜欢该表并经常拿出展示给客人观赏。在一次巡回演出期间,该表曾经在纽约华尔道夫•阿斯托里亚饭店房间里被盗”附上整张表与表曾经的主人鲁宾斯坦的大幅照片,实在精彩。某位藏家读罢,很可能愿意付出15万瑞士法郎来得到它。如果他还是音乐爱好者,增加到20万也不为过。碰巧他又是鲁宾斯坦迷,那么26万瑞士法郎的成交价当然不在话下。据传几年后一位华裔音乐家听说此事,连连叹息错过了好机会,如果他参加竞拍,怎么会只用这个价成交!

其实,现代宝玑表依然拥有同样详细的制造与维修记录,假以时日,更多类似的传奇故事还会不断地诞生,当然也同样会吸引更多下一代的表迷与藏家们关注这一品牌。

延伸阅读
精彩推荐
邦女郎们誓拼搭配不做花瓶
邦女郎们誓拼搭配不做花瓶
从1962年10月,第一部《007》上映开始,这个系列特工影片就注定将成为一个传奇,片中所展现的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