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爱则暖”小说系列 雨男

来源:《嘉人》2016年12月刊 编辑:Apple
导读:我想写一对相爱的男女,克服艰难险阻在一起,依然没有获得幸福的爱情故事。

编辑/吴佩霜

插图/赵进

(作者)蒋方舟,生于1989年。青年作家,《 新周刊》副主编,现居北京。

“向爱则暖”小说系列 雨男

刚恋爱时,蕊生总爱问羽柴先生:“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每到这时,羽柴先生就会露出有些窘的表情,几乎透明的耳朵开始变成粉红色,他越是窘,蕊生就越有种恶作剧的心理,想听他复述一遍又一遍。因为那是她胜利的记忆。第一次见面时,羽柴先生是别人的男朋友。那时蕊生在油画系读大四,名声在学校传得很开。一半是因为画得好,一半是因为长得好。蕊生的长相从婴儿时期开始就毫无风险,白皮肤,大眼睛,一笑小圆脸就长出一个尖下巴来,是服务性行业海报上那种看了舒服却毫无辨识度的脸。

临近毕业的时候,她参加某美术馆举办的“当代艺术院校大学生年度提名展”,在四千多个投稿的作品中脱颖而出,得了银奖。

得了奖要请同学们吃饭,饭局选在学校附近的一家川菜,蕊生订了最大的包厢。那顿饭虽说是庆功宴,氛围却很怪,大四正是人心惶惶的时候,同学们对“社会”这东西有盲目的崇拜与恐惧,如同脱网的金鱼马上要被放逐大海觅食,而蕊生半只脚已经踏上了陆地,其他人自然忍不住嫉恨,越是嫉恨越要讲笑话掩饰,假装团结活泼,可气氛总是热络不起来。

到了晚上八点,众人眼看无话,有人开始玩手机,蕊生把面前的水杯转来转去,也找不出话题来,饭局眼看要散。这时,包厢的门被推开。是倪红来了,身边还带着一个男人。

倪红和蕊生并称油画系的“双姝”。同学们谈起蕊生时会说:“油画系有个姑娘长得挺漂亮。”却都形容不出她的长相。而倪红长得则很有特点,她颧骨很宽,正面看眼角到太阳穴的距离能再长一对眼睛,身材高瘦,骨头架子却细得像一个女童。这两年她迷恋伊藤润二的漫画,留着漫画人物“富江”的发型,厚厚的齐刘海,眼角还点了一颗痣。

这天她穿着薄而贴身的浅色吊带长裙,远看像走来了一条剑鱼。她身边的男人和穿了高跟鞋的倪红一样高,穿着衬衣和西装,拎着半旧的黑色公文包。 倪红介绍:“这位是羽柴先生。”

同学们立刻怪叫起来。羽柴先生微笑着半鞠躬跟大家打招呼,男生们乱叫着“雅咩蝶”“一库一库”这种看AV里的日语,羽柴先生也不恼,笑着给大家发名片。名片上的头衔是NEC东京总部的职员。

倪红和羽柴先生坐在蕊生对面。蕊生笑道:“倪红,介绍一下你的男朋友啊。”

倪红慌忙摇头,说:“不是男朋友,羽柴先生是我日语班同学的朋友,这次他来北京出差,本来找我那同学当导游,结果那人太不靠谱,临时去外地,把羽柴先生甩给我。”

她把他形容得像一包水泥,蕊生看到羽柴的眉毛很不自然地动了一下。蕊生替他不平,越发轻视倪红了——不,或许是因为她本身轻视倪红,所以替羽柴不平。

蕊生用英文跟羽柴先生搭讪。他很慢很笨地说着中文:“我说中国话。”蕊生笑道:“您会说什么中国话?”

羽柴夹起一块口水鸡,说:“好吃。还有……”侧了侧头,笑道:“日本鬼子。”众人都笑。羽柴也低头笑,露出两颗虎牙,脖颈还是挺得很直,有点女相,像是被训练得规规矩矩的艺妓。

饭局的气氛热络了很多,大家像逗孩子一样逗羽柴,说口水鸡里面加了婴儿的口水,说什么羽柴都信,微微向前倾着身,恍然大悟道:“啊,是这样啊。”倪红淡淡笑道:“你别信他们。”

这之后,在任何对话前,羽柴都求助地看着倪红,像依赖母亲一样问她:“是真的吗?”倪红因为蕊生得奖的事不大愉快,半真半假地跟着大家敷衍羽柴,像心不在焉的保姆应付孩子。

蕊生心里也发堵,不知道是因为羽柴依恋的神情,还是因为这顿饭让倪红做了主角。正聊得热闹,她突兀地高声说:“不早了,都撤了吧。”到了饭店门口才发现下了雨,其他男生还没反应过来,羽柴先生就冲进雨里打车。好不容易打到一辆,他让蕊生上车,临关车门,蕊生问:“那你们怎么办?”羽柴说:“倪红小姐送我回酒店。

1

1 2 3
延伸阅读
精彩推荐
明星春节送礼脑洞都不小
明星春节送礼脑洞都不小
礼尚往来是咱们中国人的老传统,尤其是新春佳节之际,总要给三五知己备上一份薄利。各位星星们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