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帮女生

来源:《嘉人》2014年12月刊 编辑:Faith
导读:这一次我们采访了4个喜欢帮助别人的女生,我这里用了喜欢这个词。那么就意味着我们谈论的不是单纯的恻隐之心所带来的对他人的帮助。而是把帮助别人当做一种特别的需求。被帮助的女生往大了说因此改变了自己的人生,往小了说,因为多了腹肌少了腹肥肉,穿衣服更自信了。不想提及帮助这个复杂的社会行为的冷酷解析,只想告诉大家, 助人为快乐之本,而帮助者也在这个冬天能收获温暖的回馈。看完我们的故事,希望大家也能抬头看看周围,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女生帮女生

简里里×张黎黎

创一个平台,给心理咨询更多相遇的可能

三年前简里里是一名心理咨询师,是一名刚入行4年的“新手”。因为对心理咨询的钟情,也是怀有对他者的关切,她在豆瓣上写科普文章,希望用文字带给更多的人柔软的力量。那时候,这样的情怀却给她带来焦虑——每天都会有几十封求助信。他们写长邮件向简里里倾诉,希望她能带他们找到生活的解药。

她希望能妥帖对待每个来访者,陪伴每个孤独的心灵走上一段路;然而凭一己之力,她无法回复每封邮件。她把有能力解决的来访者留下来,把一些来访者的邮件转给同行,剩下的百分之九十的邮件就只能静静地躺在收件箱里成为无声的叹息。焦虑周而复始,她像一个在水面划扁舟的孤独摆渡人。终于有一天,简里里扛不住了。她必须给自己放个长假,去美国进修创业顺便孵化一直以来的愿望:借助互联网建立一个心理咨询平台。她知道在中国,心理咨询室里的咨询师和来访者都有着不同的困境——因为实体心理咨询室的行政安排不完善,管理带来的高成本,心理咨询师的工作并非如大家想象的光鲜,过高的抽成拿走了咨询师的薪酬和柔软,甚或尊严;而对于在黑暗中的踽踽独行渴望找到光亮的人,面对鱼龙混杂的心理咨询师群体,更是求助无门。

彼时,心理咨询师张黎黎亦有困扰,一心想专职经营自己咨询室的她,却一直被大学的考评制度压得喘不过气来,她必须一边不断地撰写学术论文满足达到规定,而另一边,长期由她进行心理辅导的来访者却不能得到百分之百的悉心照料。她当然想要全职做自己的咨询室,却也有现实的考量,“如果真的辞职,自己的咨询室能否有足够多的来访者是我最大的担心。”张黎黎说。

(全文请见《嘉人》2014年12月刊)

1 2 3 4
延伸阅读
精彩推荐
明星春节送礼脑洞都不小
明星春节送礼脑洞都不小
礼尚往来是咱们中国人的老传统,尤其是新春佳节之际,总要给三五知己备上一份薄利。各位星星们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