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玛·斯通:到了我来改变些什么的时候

来源:《嘉人》2017年五月刊 编辑:李惠
导读:从勇闯好莱坞到捧起小金人,艾玛 · 斯通用了 13 年。凭借《爱乐之城》一揽威尼斯、 金球、 奥斯卡三个影后奖杯, 艾玛 · 斯通就如同她所饰演的米娅一般, 成为梦想赢家。被电影里那段长达十分钟的假想长镜头感动的观众开始期待 她与前男友安德鲁 · 加菲尔德复合——电影中的缺憾若能在生活中被弥补,那就真的圆满了。

摄影 /Craig McDean

Art+Commerce/Raven&Snow

文字编辑 / 程晛

撰文 / 否极、 陈鑫

设计 / 丁振颖

Emma Stone

艾玛·斯通

不得不说,演员艾玛与角色米娅的人生重合度实在太高。

与加菲合作《超凡蜘蛛侠》 ,戏假情真,相恋四年后分手,原因据传是男方打算结婚而艾玛还想再冲一冲事业。分手一年多,被问到深爱的人是谁,答案仍是彼此。当她穿着 Givenchy 高定连衣裙在奥斯卡领奖台手捧小金人,加菲就坐在第一排深情凝视。

也是来自小城,为了离电影近一些,同其他怀揣明星梦的女孩合租在洛杉矶的小公寓,因得到一次试镜机会雀跃不已,然后一次又一次地忍受失意。

电影中的米娅在华纳影业片场的咖啡馆做服务,艾玛的第一份工作是给宠物狗做饼干,每天都能看到比弗利山庄的有钱女人来给她们的狗买昂贵的零食。艾玛理解这种现实的残酷,“就是电影中米娅那种想出人头地的心情。 ”

成名之后,媒体争相报道“关于艾玛 · 斯通你不得不知道的 N 件事” ,每一篇都会提到她在 15 岁那年就做了一份名为“好莱坞计划”的 PPT ,说服爸妈允许自己前往洛杉矶。 而往前推三年,艾玛用同样的办法为自己争取用在家接受教育以替代去学校。后续的故事如今大家都已知晓:母亲陪她来到洛杉矶。试镜,落选、得到角色,崭露头角,年仅 28 岁成为影后。她花了 13 年。

“成为美国甜心不能缓解我的焦虑”

在其他小孩还受缚于三令五禁的年纪,艾玛从父母那里得到的忠告是: “假如你想喝酒,提早告诉我们,我们会开车去接你。 ”艾玛向《嘉人 marie claire 》阐释母亲独特的人生哲学, “她完全相信我能够做出对的决定,只有在一种情况下她会收回权力, 就是我不做决定的时候。

”她向媒体坦陈小时候与严重的焦虑症作斗争的经历: “我的大脑自然调快 30 步,提前设想最坏的情况。大概在7 岁的时候,我深信房子就要烧毁了。那不是幻觉,就是一种压在胸口的紧张感,让我无法呼吸,好像整个世界要毁灭了。 ”

“我会反反复复地问妈妈一天怎么安排。什么时候她会离开,她要去哪里,午餐的时候会发生什么。有段时间,我都不能去朋友家里玩,也没法去学校,所以我父母会对我更加网开一面吧。 ”

父母察觉了异样, 带她去看心理医生。 而比这更有效的对抗方式是表演。 她开始在青年剧院演喜剧小品,参与即兴演出——那是焦虑的对立面, “把自己投入到一个虚构的世界里, 就能忘记真实的世界,这时候埋下了做演员的梦想。 ”

她热爱喜剧,不介意扮丑,在任何场合都能做出夸张的表演,只要能让人发笑。她出演校园轻喜剧《绯闻计划》 ,诠释“高中生荡妇” ,票房口碑双赢,甚至得到了当年的金球奖最佳女主角提名。凭借喜剧成为了新一代“美国甜心” ,但她很快意识到,青春喜剧片的路子不能一直走下去, “如果我总是演同一种角色,很快被定型,那就危险了。”她为转型选择的角色是《相助》中关注黑人权益的女记者。其后遇到无厘头的伍迪・ 艾伦,而真正让她得到大众喜爱的角色是《超凡蜘蛛侠》中蜘蛛侠的女朋友格温,一个金发女郎——她原本的模样。

艾玛没有接受过专业歌舞训练,为了拍好《爱乐之城》 那支6 分钟的舞蹈,她与男主角瑞恩 · 高斯林连续几个月的周末都去那里“勘测地形” 。导演查泽雷用“超凡脱俗”来形容艾玛, “我甚至在她身上看到了卡洛朗白和凯瑟琳 · 赫本的影子” 。

无论是《性别之战》中的网球名将比利 · 简,还是《爱乐之城》里的米娅, 艾玛的角色总能掌管自己的人生。她清楚自己正逐渐扮演一个可以呼吁社会变革的角色,比如男女同工同酬—— “当你处在可以去改变一些什么的位置,你会更清楚你想成为哪种人。 ”

真性情与表演欲,她都有

艾玛·斯通

在成为演员艾玛 · 斯通之前,她其实是艾米丽 · 斯通,朋友们通常称呼她 M 。这两个斯通很不一样。

演员艾玛 · 斯通不是好莱坞长相最出众的女演员,却用“喜感” 、 “有趣” 、 “真性情” 为自己圈粉无数。接受媒体的采访,回答自己最喜欢的手机 APP 是 Dubsmash(对口型搞怪“飙戏” 应用) ,对着突然掏出的手机马上来了一段 Amazing Grace 的对口演唱——她在《吉米今夜秀》 做过完整版的对口演唱表演,夸张的表情与肢体动作让对手自愧不如,笑到直不起腰。

她也会给自己“加戏” ,要求记者问她“最喜欢的舞蹈动作是什么” ,以便马上展示“练了好久的” 动作;挤眉弄眼吹了一段不成调的竖笛,看似随意地往床上一丢, “哦, 我可不擅长这个。 ”她坦诚自己的爱好就是睡觉、喝酒,询问记者要不要来一杯,得到肯定答复后,欣喜的神色根本掩不住,几乎是从沙发上弹起来去冰箱取酒——真性情与表演型人格完美结合。

可是,她在奥斯卡的领奖台说出“我常常不够自信” ,也承认“因为紧张在接受任何采访之前都要一个人坐五分钟, 深呼吸来集中注意力。 ”她的焦虑症并没有随着演艺事业的起色而根治, 2014 年拍摄《鸟人》时, 走钢丝般的电影节奏让她再一次惊慌失措。

即使熟读每一篇访问,就真的能对她了如指掌吗?当然不,那些只是她愿意告诉公众的。她认为采访有一点像心理治疗,而她“不想被大家解读, 喜欢解读别人” 。生活中的艾米丽不擅长回复信息,没有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 等社交账号。20 岁初尝名声后,她搬离曾视之为梦想之城的洛杉矶,定居纽约。原因是“我开始感到好莱坞带来的压力了,不管我去哪里,所有人都在谈论它。”而最近这几年,因为频繁回洛杉矶拍戏,她又重新喜欢上这里。除了与当年一起合租的老友相聚,漫无边际谈论感情与生活, 她也享受被堵在路上、 坐在车里听音乐或独处的时间。她曾说过: “我想成为一名同时拥有喜剧特质与容易受伤的特质的演员, 能够把电影轻快的一面和角色脆弱的一面展现出来——而且,我希望这些东西能够从我的骨子里流露出来。 ” 她应当为自己高兴,这两样,她都有。

延伸阅读
精彩推荐
明星春节送礼脑洞都不小
明星春节送礼脑洞都不小
礼尚往来是咱们中国人的老传统,尤其是新春佳节之际,总要给三五知己备上一份薄利。各位星星们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