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清:独醉之乐

来源:嘉人网 编辑:crystal
导读:你有没有见过银河,你知不知道流星划过夜空时是有声音的。你有没有试过当众发呆神游,你了不了解疼到极致时细微如发的感受是怎样的。以上所有,海清都知晓,都历经,都相信。她并没有离经叛道到要和大多数人走一条相悖的人,她只是想在喧嚣里,独享一隅孤独的快意。

海清

摄影/柳宗源 

执行/美容组 服装/淳于艳飞 

文字编辑/许璐 文/吕彦妮 

化妆/穆建明(T.Image) 发型/陈峰 

现场助理/冯刘学、彭红杰 

美甲/悦∙指间专业美甲沙龙 

影棚/上德大象影棚 

海清

红色长袖连衣裙 Blumarine

“乖巧,我很烦这个词。” 

“你是个女孩,你要乖巧一点。” 

这是年少时的海清听母亲对她讲过最多的一句训诫,“乖巧,我很烦这个词。”此刻的海清斜着身子窝在咖啡馆的沙发里,头几乎要埋在靠枕里了,体态是慵懒,神情却倔强而不放松。问她“乖巧”是什么意思,她答,“乖巧就是做什么事情都要给自己留余地。抱歉,我不是这样的人。”

同事在一旁提醒,要不要换个位子,临窗有几个路人大概是认出她了,正在远远的地方偷偷拍她。“哎呀没事儿,让他们拍吧。”海清该怎么样怎么样。

我们上次见面是今年4月份在卡萨布兰卡,她当时在林超贤导演的《红海行动》剧组,已经拍了两个礼拜戏了,时值转场,她有几天时间休整。那天晚上,坐在西班牙餐厅里我们喝了很甜的红酒,落地窗外是大西洋,海浪拍打礁石哗哗响。当时她给我看手机里的照片,自己在沙漠边缘的片场被飞沙走石吹得走不动路,拍摄间隙就找一处岩石缝躲在里面,拿一颗石子打另一颗石子,玩得乐此不疲。后来还发现了一种灰色的把自己伪装成石子的甲虫,兴奋地第一时间拍下来传给远在万里之外家中的儿子“蛋妞”。

这个戏她是第一时间应承下来的,剧本都没看,人就风尘仆仆飞到了摩洛哥。多年的工作经验告诉她,自己的选择不会错,可能会经受的身体和精神上的苦痛也是一早就知道的,不会轻省,所幸她从来不是娇生惯养的那种人。她是整个剧组最后撤离的一拨人。从春天的前奏一直拍到盛夏的尾巴。

我们在卡萨布兰克告别后的次日,她被运到了更偏僻荒辽的西撒哈拉沙漠附近,开四五个小时的车颠簸无度,满目是灰黄的土坡,脚下尽是沙砾。

后来演翻车的戏,一遍遍来,她被压在最下面,十几个彪悍的大汉叠在上头,剧组其他部门在调整技术的时候,他们不能挪动姿势,就那么等着,几十分钟后再出来,她的后背腿脚常因为被掰成一个圈儿而全身麻木久不能恢复;拍从坡上翻滚下来的戏,拍一整天下来回到房间,腿上青一块紫一块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磕的。

照片里她的手指甲里积着一层黑泥,“你看你这手 啊也不洗洗。”“洗不干净。”“头发呢?染的?”“不是,这不是妆,这是被风沙吹的,吹白了,你看睫毛都是白的,就一场戏的工夫......” 

海清

 黑色礼服裙 Limil 

这些还是“小事”,真正比较困扰的是脸上被虫子咬。海清至今不知道那些把自己脸上咬得肿起来的虫子是什么物种,起初抵达时还没有,是过了春天气温渐渐升高了才出现的一种虫子,寄活在床单、被褥、墙壁、地板里,最多的时候一夜醒来,海清脸上身上被咬出十多个包。包很小,挤一下会破,会淌脓,很疼,抠掉了会留疤,抹药膏没用。有一天早晨出工,大伙儿都跟她开玩笑,说你是打玻尿酸了吗?海清皮实,脸都红肿成馒头了还禁得住这样的玩笑。

 她就那么一张张翻着手机里当时的照片给我看,翻着翻着忽然翻出一组儿子三岁时候的旧照,白白嫩嫩的,头发自来卷,她一下子转换了语气,“你看他啊,好玩儿死了!”频道忽然转换,一秒之间。

1 2 3 4
延伸阅读
精彩推荐
明星春节送礼脑洞都不小
明星春节送礼脑洞都不小
礼尚往来是咱们中国人的老传统,尤其是新春佳节之际,总要给三五知己备上一份薄利。各位星星们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