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人封面 | 周迅:一个在片场甩掉高跟鞋的大女孩

来源:嘉人网 编辑:汤汤
导读:周迅顶着花环,穿着平底鞋走到镜头前,依旧如几年前那般简单随性真实。是那个会在片场甩掉高跟鞋的大女孩周迅,也是执着于纠正“读物”而非“书”的倔强周迅。明暗有时,冷暖自知。但周迅心中有花,所以不怕。

周迅嘉人2月刊
周迅嘉人2月刊

黄条纹衬衫裙、

高级珠宝NUIT ETOILEE流苏耳环、

镶钻戒指 均为CHANEL


“没有什么太多可以聊的,因为我现在刚开始做......我为什么要录歌,就是因为我觉得生命很短,我想要做我自己愉快的事情。”

 

“为什么音乐一直对你来说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就喜欢啊,跟我喜欢吃辣是一个道理啊,就喜欢。

 

“一唱就觉得自在,具体是这个意思吗?”

 

“不是。”她的语气随着她的认真否认仿佛又变得坚定了数倍,“不是说我觉得唱我自在,而是我觉得生命很短,你就做你自己喜欢的事情——我现在有这个空间让我可以录歌,那我就录。那这个东西大家是不是喜欢,是不是觉得我唱得好或者不好,无关紧要。”


“真的,我现在没有任何目的性。”戛然而止后的车灯一闪,我倏然看到了她黑暗中侧过来定定看我的脸,亮闪闪的眼睛和标志性的下巴,一如四年以前,但似乎又不太一样,“今天在这个车里,我跟你说的都是肺腑之言。你要懂我在说什么。

 

你要懂我在说什么。她伸出她的手,拍了拍我的。其实这一场车里跟随她穿越黑暗的旅程,有相当部分的时间是静止的,凝固的,沉默的,但不是尴尬的。这是一种奇妙的体验。我想对她说:你放心,我懂——冷有时不是坏事。人生也不可能每一刻都是热情似火的高光时刻。


我还想对她说:整个《如懿传》里最打动我的不是别的,而是出冷宫前,她神情坚定冷静地对面前说着“我一个微末小臣,只求安身立命......但微臣一定会竭尽全力调理好身子,以备日后之需”的江与彬回的那一句:今日你告诉我一个明白,我多谢你......以待来日。

 

以待来日。“如懿是一个对世界要求太高的人,所以她一直跟这个世界是格格不入的。她要先打碎自己那个玻璃心,才能够走出冷宫去面对身边的这一切。”和周迅对戏、饰演太医江与彬的袁文康说,“当她走出冷宫的时候,其实她割舍掉的是幼时的自己——一个少女成为女人的那一刹那,她真的是要经过一些事情去完成的。她心路历程的这一刀,是她自己捅下去给自己的。而江与彬跟她的关系,就是他们从内而外透出的一种美丽,一种知性的东西。”

 

“墙头马上遥相顾,一见知君即断肠。”那时,周迅标志性的,暗哑又柔和的嗓音一响起来,我就决定要将《如懿传》看下去,即便它目力可及地那么长。

 

“《如懿传》,九个月......我从小时候拍戏到现在,这是最长的一次,我从来没有拍那么长过。”周迅说。


周迅嘉人2月刊
周迅嘉人2月刊

粉色拼接廓形外套、刺绣纱上衣、

灰格纹半裙 均为THOM BROWNE

白色大檐礼帽 KUMI DING


我们为什么,都在这个节点说起时间?

 

这一场人生,我们又有多少时间可以重来?

 

得到的已经得到,失去的已经失去。明暗有时,冷暖自知。

 

在我们最后的对话里。“我觉得如懿很厉害地面对了‘失去’这件事情,就是她自己选择了这件事情。”


不是厉害,是花开花落自有时。如懿不是说失败或赢,因为她本来就不要赢。

 

“《你好,之华》看起来愉快和平淡得多。”

 

也不是很平淡,而是生活本来就如此......子枫演的我小时候递信,眼泪汪汪,等到我这么大的时候再看到那个人,不也是平平淡淡,时间是最厉害的。什么叫女孩,什么叫女人?我觉得女孩和女人是可以共存的——什么叫女人呢?是因为你对于生命的一些熟悉,对一些事情觉得其实它就是该这样发生的;女孩的时候,你会觉得怎么可能,不会。”

 

怎么可能谁可以是永恒的女孩呢?那是你们的问题。”她出乎我意料地讲完这一长串,豪情万丈地在自己送我的读物上签上名字——还签错一个字,这很“周迅”。


周迅嘉人2月刊
周迅嘉人2月刊

白色字母衬衫、黑色腰带作帽饰、

高级珠宝COCO CRUSH白金戒指、

白金镶钻耳环镶钻耳骨夹 均为CHANEL


拿着写有四年前她的故事的那本书往前拱了拱身子,在合影时仗义地把她标志性的电影脸比我更近地面向镜头——完成这一切后,才轻俏地下了车,抱了抱我,温暖如初——这一场穿越黑暗的旅程后,她远去的背影仿佛一团如花的粉雾,渐渐隐匿,消散不见,如同过去了的时间。

 

但那一刻,我觉得她说的都是真的。

 

心中有花,所以不怕——让我们以待来日。

1 2 3
延伸阅读
精彩推荐
明星春节送礼脑洞都不小
明星春节送礼脑洞都不小
礼尚往来是咱们中国人的老传统,尤其是新春佳节之际,总要给三五知己备上一份薄利。各位星星们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