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于Z时代女孩儿的酷

来源:嘉人网
导读:属于Z时代女孩儿的酷

属于Z时代女孩儿的酷

 

 

Z 世代逐步登上主场“自我”与“意义”是他们的星辰大海出生于千禧年前后的三位Z 世代女孩文淇、张子枫、唐赫正在刻画出这一时代的先锋女孩轮廓
属于Z时代女孩儿的酷

 

 

 

属于Z时代女孩儿的酷
属于Z时代女孩儿的酷

 

绣花棉绒丝绸上衣、金属MONOGRAM 耳环、

MONOGRAM 指戒 均为 LOUIS VUITTON

 

 

文淇身上的无年龄感似乎是由内而外的,即便从未有人将无年龄感与一个16 岁女孩联系在一起:很小就意识到自己的外貌和性格不属于讨喜类型,也曾尝试改变,融入人群,却意识到圆滑起来的自己正在丧失身体里最宝贵的东西,因而放弃——关于“意义”的思考成为了她适应周遭的衍生能力,坚持或者妥协都该具有意义。

 

 

 

10 岁踏入演艺圈,她一边拔节成长一边剥离与吸收着扑面而来的信息,过早进入成人世界,年龄带来的最大限制是来自外界对“后辈”的刻板印象,她觉得多少有些不公,却也更加努力;她时常忘记自己的年龄,却也尤为看重年龄这件事。“我很珍惜自己的每一岁,因为我觉得每一岁都只能过一年,过了这一年你就又变到下一岁了,你就再也回不去了。所以就觉得不能浪费时间,会很珍惜。

 

 

 

慢热,界限感强,不善伪装,以及一点自我,大致勾勒出了文淇的轮廓。相比社交性的客套,她更习惯与这个世界保持距离感,跳出当下去观察,观察周遭的人和事,也观察细节下显露出来的本质。
善良像是世界之外的人与物走向文淇的通关文牒,持证才可进入她的世界。“我很清楚我想交什么样的朋友,我也很清楚,自己在逞强的情况下跟别人交谈脸有多么臭。
银幕上演技被认可的文淇,自认为在每一段被动关系里都“演技很差”。“我很怕自己露出什么马脚让别人更讨厌我,会觉得说你这么小你就已经开始在表演大人这一套了。所那不如做自己。”

 

 

 

这些骨子里的东西多半受影响于母亲。从文淇有独立意识开始,母女间的对话便更像是成年人间的交谈——只给建议,不为她做决定,选择的人生由自己承担。她认为母亲直到现在仍然是一个很酷的女生,甚至有一点神经质,而她从这位酷女生身上学到的,是“人一定要坚强,一定要勇敢,一定要敢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从我很小她就告诉我,说所有人都有自己的苦衷,所有人都是困难的,没有一个人是没经历过痛苦或者悲伤的。你的事情在别人的角度上看可能根本就不算什么,你也不要再去给别人造成压力,有些事情你不如就把它忘了,不必那么计较。但是你一定要快乐,要成为一个善良的人。

 

 

 

拍摄来时的路上,穿过市区的街道,文淇看着不断向后的青黄相间的树,大片大片的自然颜色被头顶的阳光照出明暗面,那一刻她觉得真幸福。她喜欢记录这种幸福,湖泊的颜色,溪流的颜色,天空的颜色,那些层次丰富的静态让她觉得自在又开心。
夏转秋的这个时候她有些焦躁,因为总是引起过敏,但一场雨就能解救这种情绪,“昨天雨下得有点大,但昨天的天是白色的,整个世界都是白色的,我就觉得也挺幸福的。所以就偶尔会找点时间静下来,可能什么事也不做,就发发呆。

 

 

 

属于Z时代女孩儿的酷

 

金银丝提花刺绣连衣裙、黑色系带短靴、

MONOGRAM 指戒、

金属戒指 均为LOUIS VUITTON

 

 

“如果不做演员会去做什么?”

 

 

 

我有可能就真的普普通通去当一个上班的人,不知道,可能就去做乞丐了吧。因为我也不愿意找其他的工作,也不太擅长跟人相处,我可能就是那种跟大老板说话没说上几句就会被他叫保安请出去的人。然后也懒得跟人交谈,最后就只能每天睡在大马路上。”16 岁女孩回答得一脸诚恳。

 

 

 

距离18 岁还有两年的时间,对于成人礼文淇期待又惆怅。“等我成年了我一定要干尽‘坏’事,我一定要把你们说我不能做的事情全都做一遍,因为我成年了,你们也管不了我。”

 

 

 

这种半赌气式的发言偶尔把她拉回到16 岁的年纪里,然后又立马回到当下的常态,因为下一秒她立刻意识到,成年之后,她就要对自己负责,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了,期待长大和希望慢一点长大在身体里持续撕扯,让她在越来越接近成年的日子里变得有些阴晴不定。

 

 

 

属于Z时代女孩儿的酷

 

天际线图案刺绣夹克、蓝白拼接半裙、

MONAGRAM 指戒、

金属戒指 均为LOUIS VUITTON

 

 

她不确定成年之后的自己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可能依旧是一个放荡不羁的孩子,也可能变得更内向了,又或者变得更加圆滑也说不定。“但能确定的是,两年之后我还会是个演员,可能两年之后,你还会遇到我。”

 

 

 

文淇觉得自己与这个世界亲近又疏离。她身处其中,无奈却执拗,反抗时甚至带着一种仪式感。“我是一个不愿意屈服的战斗士,我一个人就是一个战场,我站在这里身批铠甲手持宝剑,我的对面就是千千万万的一条长龙大军,那就是世界。可是我有点偏执,我有一点蠢、有一点傻,我知道可能我稍微屈服一些我就会好过一点,我可以得到更多的关爱,我也会更好地生存下去,可是我不愿意,我就是将自己的傻进行到底。
《嘉人灵感实验室》首期上线,打开视频,戴上耳机,一起进入文淇的Inspiration lab,感受声音背后的奇妙世界。


属于Z时代女孩儿的酷

 

 

 

属于Z时代女孩儿的酷
属于Z时代女孩儿的酷

 

黑白针织廓形上衣、黑白拼接结构半裙、

MONOGRAM 指戒 均为LOUIS VUITTON

 

 

不单是本人,即便是角色,张子枫也大多跟叛逆的女孩不沾边,好像在银幕前这些年,她一直稳稳地长大,差别只是有时沉静,有时温暖。

 

 

 

然而当张子枫遇见《我和我的祖国》中的吕潇然,好像之前的一切平顺都有了足够合理的解释:她可能是最常见的普通女孩,随着自己的心性直来直往,哪里需要故意去反抗什么来显得自己与众不同?

 

 

 

“班里一定有这样一种女孩,不怎么注重自己的外表,但每天干什么都比较快乐随意。”虽然电影中的少年吕潇然镜头不多,但一句脱口而出的台词“牛掰”已经足够彰显她骨子里质朴简单的与众不同。

 

 

 

“她应该是我演的角色里活得最简单的,什么东西都是很直的一条线,我想当飞行员,你说我当不了我就要揍你,她没有拐弯,而是直面自己喜欢的东西,我就觉得挺酷的!

 

 

 

属于吕潇然和张子枫的年轻肆意,是想做就做,不需要看别人任何眼色,因此也就少了看起来在与世界为敌,实则是与自己较劲的对抗感。

 

 

 

我猜测很酷的人都不觉得自己很酷,有个词叫物极必反,你去做最不酷的人你就酷了,所以就随意吧!

 

 

 

所以在张子枫的世界里,聆听自己内心的声音,重要过在别人的意见面前犹豫不定。

 

 

 

属于Z时代女孩儿的酷

 

黑色解构缎面上衣、黑色长裤、

MONOGRAM 指戒、金属MONOGRAM 耳环、

金属戒指 均为LOUIS VUITTON

 

 

演戏也一样,虽然自己也承认有时候不太确定是否能表达出导演的诉求,但选择相信自己好过左顾右盼:“因为只有极少数人会真的会站出来告诉你哪里演得好,要说出来是一件不简单的事情。我不是屏蔽别人的话,而是会作为一种参考,但我更希望自己给自己一个定论,当然这可能就需要在专业度上有一个更强的把控。”

 

 

 

这样的坚定也不是与生俱来的。

 

 

 

在张子枫的记忆里,小的时候也很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家人的肯定:“小学四五年级,有一阵子兴致勃勃地写散文,那个时候很爱发给我妈妈看,我印象特别深,有一次整理东西翻到文章的背面,竟然还写了几个字‘ 妈妈不满意’。”

 

 

 

说起这段已经云淡风轻的张子枫,也知道当时很可能是妈妈在忙,随口说了一句“挺好的”就没再给其他反应,但当时认真创作了一大张A4 纸文字的张子枫却走心地生气了,于是一笔一画记下了:“妈妈不满意”。后来渐渐发现,与其一味地等待别人的认可,不如自己先付出百分百的努力。

 

 

 

即便现在很多时候,她也知道自己只是走在探索的路上,还没找到那把足够答疑解惑的钥匙:“比如画画,我其实没有专业训练过画人像,每次画画前就会先给自己拍一张照片,自己当自己的模特。”从专业的表演到消遣的画画,她都找到了自己的方法:先去尝试,其他再说。

 

 

 

尝试的方法,就是跳脱限制,先去生活。“很多前辈都说演戏来自生活,那我就先去学会享受生活。”

 

 

 

从5 岁第一次拍广告到现在18 岁成为观众眼里的“小戏骨”,张子枫在镜头前已经13 年,却并没让“公众人物”这个身份影响自己作为一个普通姑娘的生活,反而越来越认识到镜头之余独立生活的可贵。

 

 

 

“有一天下课回来,我自己打车,那会儿北京正在堵车,那一刹那就是一种脱离了艺人的身份,作为自己本身去体验整个生活的感觉。突然那一下感觉很不一样,生活中会有很多这样的一瞬间,希望以后可以把我体会到的这么多的一瞬间,都表达在一部电影里边。

 

 

 

属于Z时代女孩儿的酷

 

白色提花廓形夹克、白色无袖衬衫、

蓝白条纹缎面灯笼裙、金属点缀珍珠耳环、

MONOGRAM 指戒、金属戒指

均为LOUIS VUITTON

 

 

自认有点“慢热”的张子枫,拍戏时要等到跟导演慢慢熟络了才会主动探讨表演,但在体会了这么多的“一瞬间”之后,她已经开始尝试让自己在张口之前先去接近导演想要的结果:“演员是整部电影里的一小块,我肯定要去辅助整部片子,演员就像泡腾片,最后要融在戏里边。

 

 

 

或许她从来都不够剑走偏锋、特立独行,但一些尝试就像泡腾片一样在缓缓发生着,不需要一声惊雷,就让她融在自己想要进入的世界里。

 

 

 

“我现在很自由,但那种自由是四处游荡。”——对未来想进入的下一个世界,张子枫依然靠自己就看得清楚,就这样随心所欲做出尝试,时间总会给出答案:“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不是特别确定很多东西,但我觉得这很正常,确定了就把自己束缚住了,可能每个人在这个年龄段都是这样,没有反而很奇怪。

 

 

 

总有一天,她会找到自己内心的坚定与自由,就让它顺其自然地发生,从来都不需要强求。
打开视频,戴上耳机,一起进入张子枫的Inspiration lab,感受声音背后的奇妙世界。


属于Z时代女孩儿的酷
属于Z时代女孩儿的酷
属于Z时代女孩儿的酷

 

金银丝提花刺绣上衣、金银色提花刺绣半裙、

黑色及膝靴、金属MONOGRAM耳环、

MONOGRAM 指戒 均为 LOUIS VUITTON

 

 

作为冉冉升起的国模新星,唐赫有着堪称辉煌的开始:2016 年获得Elite 世界精英模特大赛中国区冠军并进入全球总决赛,首次亮相2019 年春夏时装周就走了14 场秀,仅仅一年时间过去,到前不久刚结束的2020 年春夏时装周,她已经出现在了23 场秀的T 台上。
这样堪称火箭速度的成绩飙升,有点像她初中那三年从1 米57 长到1 米75,好似一切作为超模的成功都正顺理成章地在她身上展开。
面对职业生涯的第一次上升期,唐赫也并没怯场,反而是每一次都在挑战着旁人对她这个形象的想象极限:“从70 年代很酷的感觉,到很可爱的少女感,我都可以驾驭,从台步到表情,我的状态都是不一样的。当我穿上一件衣服,可能整个人都像变了一样。

 

 

 

虽然走在T 台上要始终保持着时装的高级感,但唐赫通过自己微妙的表情、动作,诠释着品牌之间全然不同的精神内核,甚至权威的模特网站Models.com 都用一句很具体的评价来肯定过她的独特:“一个像变色龙一样的存在。”

 

 

 

其实唐赫的“变色”远远没有局限在T 台上。虽然关注时尚的粉丝们早就习惯了超模台上台下的不同,譬如很多走秀时面无表情的超模在街拍画面里笑起来都充满温暖,也有不少超模说自己虽然瘦得充满“高级感”却并不避讳美食的诱惑——但像唐赫这样索性以“唐赫的好吃推荐”为tag,开了微博话题并且每天更新的超模,在她之前还真的没有过。

 

 

 

每天给自己的好吃推荐编辑文字还配上勾人食欲的照片,这并不是她走秀之外的情绪放松,而是投入了大把时间,想认真做好的事:“我会花很多时间去研究什么东西和什么东西放在一起好吃、什么东西在哪个店……如果我将来开面包店,会把什么放在面包里?我会忍不住去翻一些店,看看有没有出新品、新的搭配组合,我也会把它们收入囊中。”
或许是因为年轻的新陈代谢足够抵抗美食的热量爆击,又或许是虽然不刻意健身但每天的运动量也足够消耗摄入,总之,当唐赫充满幸福地描绘起她吃过的奶油小蛋糕,没人觉得这一切只是摆拍,而是真的对她的认识立体起来:“有人问过我说,你觉得作为一个模特,发这些合适吗?那如果你这么讲,我不作为一个模特发这些,你觉得可以吗?我可以是一个模特,但我也可以同时作为一个美食推荐者来发这些东西。”未来可期的超模,和离不开甜品的美食推荐者,都是她愿意摆到人前被认识的唐赫。

 

 

 

就像丝毫没有“偶像包袱”地寻觅和推荐美食,唐赫进入超模这个行当,也并没有经过什么特别的深思熟虑,一切源于想做就做:“觉得这个职业很酷,我可以穿很多漂亮衣服,在台上走秀就觉得自己很酷很漂亮。”
属于Z时代女孩儿的酷

 

玫红色夹克、黑色缎面短裤、

黑色针织打底衫、黑色系带短靴、

金属LOGO 耳环、MONOGRAM 指戒、

金属戒指 均为 LOUIS VUITTON

 

 

当然任何镜头前的美好都隐藏着背后不为人知的辛苦,但哪怕是已经体会过“连续八九天只睡几个小时”的体力极限挑战,唐赫也没觉得这是需要咬牙忍耐的付出。“这真的是一个很有趣的职业,我会认识很多不同的人、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而且这也是一个相对公平的职业,我的努力和我的幸运永远是成正比的。你有时候会发现自己好幸运,会觉得自己简直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你就更幸福了。”在了解了职业真相后,她坚持下去的原因,依然是发自内心的热爱。

 

 

 

因为热爱,很多艰难的事在唐赫这里都可以处之泰然。很多超模到四大时装周走秀时要自己一个人辗转不同秀场去面试,事后回想都会感慨在那种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舟车劳顿。可同样面对这样的场景,唐赫心中的难关反而只是一个非常具体的画面:“我在国外的时候,需要手机开导航,但手机坏掉了充不上电,我就只能靠记路牌认东南西北,居然就这样跑了两个面试、买了饭还回了公寓。”十几岁的姑娘在外打拼,没觉得孤独或者心酸,甚至在第二次去时装周就已经找到了“简单粗暴”的应对之法:“多带一个手机出门。”
这样的独立洒脱,或许有一点点来自唐赫喜欢的作家三毛:“她有一本书叫《雨季不再来》,讲的是她在遇到荷西之前,去很多地方留学,她不像别人那么有钱,过得很惨,但她仍然会去各种自己想去的地方。”

 

 

 

这本书里记录的三毛正好和唐赫现在的年纪差不多,也许正是这份相似让唐赫更能体会三毛一个人在外的好奇与勇敢——然而当两个人的时代相差近乎一个甲子,唐赫又跟三毛有着根本的不同:“她直接去到自己想去的地方、体验别人的生活,她真的太酷了,我很羡慕她,但我觉得我不可能真的成为她。

 

 

 

很多时候,人们会把美好生活当成自己的追求,然而清楚地界定出“羡慕”和“想要”后,属于自己的道路才更清晰。

 

 

 

同样处在十几岁的尾巴上,当年的三毛知道自己要去流浪,现在的唐赫知道那样很好、自己却并不想要,两种选择都足够忠于自我——这样的坦白,正是专属于十几岁的酷。
打开视频,戴上耳机,一起进入唐赫的Inspiration lab,感受声音背后的奇妙世界。


属于Z时代女孩儿的酷

 

 

摄影/王子千 

形象/AUSTIN FENG 

出镜/文淇、张子枫、唐赫(ELITE)

文字编辑 / 陈柏言ChicoChan 

撰文/张凡(张子枫、唐赫)、陈柏言(文淇)

化妆/薛冰冰 发型/文智

制片/柯南

影棚/33+ ART SPACE

时装助理 KILLA & VALERIE

 

视频监制 / Fionn

导演 / iGUFILM_GUGU 

视频策划 / siqi

音频 / Cris Chen

摄影助理 / 张恒

编辑助理 / Ealing

 

属于Z时代女孩儿的酷

延伸阅读
精彩推荐
明星春节送礼脑洞都不小
明星春节送礼脑洞都不小
礼尚往来是咱们中国人的老传统,尤其是新春佳节之际,总要给三五知己备上一份薄利。各位星星们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