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女人的房间 都有她们走过的路 爱过的人 做过的梦

来源:《嘉人》2017年1月刊 编辑:Apple
导读: 英国女作家伍尔夫曾说,女作家必须要有一年五百镑的收入和一间属于自己的屋子,才能沉下心不受干扰地创作。这是百年前的观点,你我也不尽数靠写作为生,但她的说辞依旧发人深省。你总是需要一间这样的屋子,无论宽敞还是局促,都像一面镜子,映照出那些不轻易与外人道的内心戏。哪怕生活朝你露出狰狞面孔,也与你共同进退,守住未尽之梦。

编辑/程晛 摄影/Riverboom/INSTITUTE

翻译/白丽萍 设计/丁振颖

Cristina

玻利瓦尔(哥伦比亚)

Cristina

“我在大学修读了绘画与表演的双学位,并始终专注于女性性欲的研究,期望找到一个合适的表达出口。毕业后,我发起了很多场与性欲相关的行为艺术。可我的父母观念相对保守,对此难以接受。他们觉得‘性’是羞于启齿的事,更何况一个女孩在公开场合谈论它。他们希望我找到一份普通、稳定的工作,比如去房地产公司画设计图。这让我感到困扰,我想成为一名艺术家,但最想获得的,还是父母的理解和支持。尽管,这会是一场漫长的说服。”

Cynthia

贝鲁特(黎巴嫩)

Cynthia

“对贝鲁特这座城市,真是又爱又恨。它的确生机勃勃,比如街头有趣的舞蹈,永不停歇的辩论,丰富多彩的夜生活……但对我来说,这里太袖珍了。活动范围只有这么大,每天出门打照面的都是同一群人。我的梦想,是成为自由自在、环游世界的背包客,站在世界各地的街角为路人即兴弹奏一曲吉他。

为了达成心愿,我一直在努力填充我的小金库。我的专业是插画,平日里就埋头在房间完成一些设计工作。但我真正喜欢的是音乐,和朋友们小打小闹,举办街头音乐会。我期待有一天真正地走出去,见识更多的人和风景,这一定会给我带来更多的创作灵感!”

Jane

阿布扎比(阿联酋首都)

Jane

“我出生在菲律宾群岛,现在定居阿布扎比,这也是一座岛上城市,但相对于菲律宾,它的都市化更具活力。我任职一家企业的人力资源总监,把房间安置在摩天大楼的36 层。我享受在高处的广阔视野,让我看到自己的更多可能。

不得不承认,在阿联酋的生活成本越来越高,要维持这样的生活并不容易,但我有自己的解压方式。前不久我拿到了跆拳道黑带二段,这让我意识到,无需为自己设限。我相信一切会有更好的安排,对未来的设想,是成为一名临床心理学家。”

1 2 3
延伸阅读
精彩推荐
明星春节送礼脑洞都不小
明星春节送礼脑洞都不小
礼尚往来是咱们中国人的老传统,尤其是新春佳节之际,总要给三五知己备上一份薄利。各位星星们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