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的分寸

来源:《嘉人》2017年2月刊 编辑:Apple
导读:我们经常谈亲密关系,但很少谈“次亲密关系”。在一定情况下,这种仅次于亲密关系的密友,越是信任越是依赖,同样能伤人。

编辑/许璐

撰文/侯虹斌

设计/丁振颖

闺蜜的分寸

韩国总统朴槿惠已经下台被审查了。关于她的故事还在继续。不管是万人上街游行反对朴槿惠,还是三星等巨型旗舰企业的掌门人被牵连控制,这么多故事,都是从朴槿惠的“闺蜜门”开始的。

因朴总统的闺蜜崔顺实泄露青瓦台机密文件、厨房内阁、涉嫌干政,她的手伸得太长,干扰的政治,足以让韩国人民震惊到要弹劾总统了。作为政治家的朴槿惠肯定承担首要的责任,其中一个问题就是,她没有把握好闺蜜应有的尺度。

某种意义上,终生未婚的朴总统,也是有情感需求的,需要在亲情、友情上寻找弥补的方式。这种时候,闺蜜的意义就很大了。按我的经验和观察,女性对同性之间的友谊的需求,比男性对同性友谊的需求更大。

少女时代,女孩间手挽着手,亲密地勾肩搭背,大家交换心事,诉说某个男孩对她说过的脸红心跳的话。交换过自己情史的女孩之间,就默认是闺蜜了,以后,可以互相骚扰,可以交流“我不知道他这样说算不算爱我”,甚至,可以交换彼此的失败与光荣。

男性没有那么多细腻的表达,哥儿们就是最理想的合作伙伴,有福共享;他们没有多余的情感需要额外找朋友来分享。更多的,是建立在利益基础上,即便是一起踢球、一起打牌,目的也是哪一天可以合作、可以共享资源。完全没有互相利用价值的友谊,很容易相忘。

女性的闺蜜,很大程度是建立在互相倾诉、互相当“垃圾桶”的基础上的,惟独很少利益相关。闺蜜间喜欢学习和模仿,什么牌子的化妆品最无添加,哪个品牌打折幅度最大,对付老公不做家务有什么好方法,等等。“垃圾桶”功能必不可缺,可以吐槽对男友的不满,对丈夫的抱怨,对生活的无奈;不然,你看到的抑郁症患者比现在还要多。

女性当然会有与利益相关的工作关系,但她们不在闺蜜之间发展这种关系,她们有工作上的同盟。闺蜜是用来家长里短的,承载过剩的情感,一旦这种情感加入工作与合作关系的考量,感性与理性就纠缠在一起。

如果说闺蜜越位、掌控对方的事业和前途这种例子,不管在政界还是商界,都属罕见的话,那么,闺蜜的情场越位,就是许多女生的噩梦了。

2016年金马奖的大赢家、电影《七月与安生》讲了好闺蜜与一个男孩之间的关系。男友被闺蜜抢走,或分享,对很多女性来说,既有男友的背叛,也有好友的背叛,失去两个对自己至关重要的人,滋味不好受。不过想想,朴槿惠因闺蜜失去整个国家,甚至她后半生的自由呢,岂不是更惨?

我们经常谈亲密关系,但很少谈“次亲密关系”。在一定情况下,这种仅次于亲密关系的密友,越是信任越是依赖,同样能伤人。我们很难让所有交往都保持“君子之交淡如水”的距离,但,可以找到微妙的调控。

比如说,不要让闺蜜介入工作,也不要介入闺蜜的工作。好闺蜜是没有办法当上下级的,竞争位置也很难共容,甚至平行的同事关系,也会让人尴尬;不是有利益冲突,就避免不了一方升迁后的落差感。合作关系也是,过程中的扯皮和谈判,亲昵感很容易变成炮灰,友谊灰飞烟灭。

比如说,闺蜜的生活不要介入。三人行,难道不是世上最狼狈的事情之一吗?“七月与安生”的情变,固然可怕;就算没劈腿,听闺蜜诉说她男友的糗事,又忍受她晒恩爱,当事人甘之如饴,外人很难不人格分裂啊。

我想,现代女性的情感维度,是非常立体和丰富的;以前我们希望找到一个好男人,他既是我们的丈夫、情人、朋友,又是孩子的父亲、工作的搭档、经济的共享对象,灵魂的伴侣,如父如兄,如子如亲。但现实很快告诉我们,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能胜任其中两至三项,就已经是佳偶。其余的角色,需要由不同的人来担任。闺蜜是其中某种情绪的补充,但她仅是人生的某个切面;不宜占据太多的位置。同样的,不同维度的友谊,需要由不同的人来充任。这样的默契,才是闺蜜的最佳位置。

延伸阅读
精彩推荐
明星春节送礼脑洞都不小
明星春节送礼脑洞都不小
礼尚往来是咱们中国人的老传统,尤其是新春佳节之际,总要给三五知己备上一份薄利。各位星星们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