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身体倾诉的人

来源:嘉人网 编辑:汤汤
导读:相比常人,舞者与身体的关系无疑更敏感、亲密、深刻。身体是她们的工具、语言,甚至武器,想要轻松驾驭,必须格外能吃苦。庆幸的是,在与身体的较量里,用心的舞者总能守住一丝甜—不论遭遇了多少只能沉默以对的时刻,她们都有另一种“说出口”的途径,继续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在生活的牵绊与巨变面前,轻盈自如地应对。

指尖不会撒谎

刘岩

北京舞蹈学院教授

中国古典舞手舞研究者

刘岩

抹胸礼服裙 NICOLE + FELICIA

没人会知道,2008年的那个夏夜,如果刘岩出现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那支由她担当A角的独舞《丝路》,她会跳得有多美。没人会知道。十年后,当身着白纱裙的她坐在轮椅上,用她的手、她的臂、她的肩、她的脖子、她的头、她的微笑、她的眼神伴着音乐轻轻起舞—如果你有幸看到,你就会知道,如果刘岩出现在了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那支舞她会跳得有多美。

在二十岁出头的年纪,刘岩就成为中国最顶尖的古典舞舞者,在《胭脂扣》 《橘子红了》 《岁寒三友》等作品里留下令人惊艳的身影。但当命运让你跌落时,不会留一句说“可惜”的时间。 2008年7月27日,在奥运会开幕式彩排中,由于车台操作失误,她从3米高的地方意外跌落,胸椎以下高位截瘫。

在这之后,她并没有拒绝人们的“窥探”。坐在轮椅上,身姿永远纤细挺拔。刘岩没有停止舞蹈,她考上了中国艺术研究院的博士,开辟了对中国古典舞手舞的研究;成立了“刘岩文艺专项基金”,用艺术教育帮助弱势儿童。她当了老师,还考取了博士后……荆棘仍是荆棘,也并非疼痛让她变得更坚强,她说自己只是做了“性格里会做出的选择”,心里那股不服输的劲儿在推着她走。

刘岩是天生的舞者。如果你知道古典舞在选拔人才时对身体的要求有多苛刻,你就会明白,从小就被老师放在队伍最中间、给予最多关注的刘岩生来就有骄傲的资本。但她没有骄矜之气,在学校里,她是那种即便在老师的视线之外,也绝不松懈的人。甚至,常常因为觉得自己学得不够快,哭着打电话给老师赔礼道歉。

舞蹈看天资,但如果天资是命运随时会收回的礼物,什么才能让你一直舞蹈下去?刘岩会告诉你,是像每天必须喝水一样,每天必须吃苦的日子;是那颗珍惜当下,不愿辜负美好的心;是在最深的夜里,也不放弃的相信。

刘岩

M.C.:古典舞对舞者的身体要求究竟有多严格?

老师会拿尺子量,一定要达到要求的比例和质感才可以。舞者在舞台上的身体是没法作假的。舞蹈学院的录取标准是下身比上身长12厘米,当年我考试时腿比上身长了18厘米。

M.C.:在严苛的身体要求下,顶尖的古典舞者是不是主要靠老天赏饭吃?

古典舞有它程式化的部分,如同戏曲一样,就是你必须这样做。所以在古典舞里,有一些相对困难的纯技术的点,哪怕你再有天赋,不吃苦还是练不好。你得像每天必须喝水一样,每天必须吃苦。这点我觉得很公平,只要你付出,就不可能没有回报。

M.C.:你能通过一个人的身体判断她是否是古典舞者吗?

能,她们的神态会不同。古典舞程式化的训练里有一个叫“手眼身法”,它会练习到你的眼神,这种神韵会在古典舞者的脸上流露出来。

M.C.:你会如何描述古典舞的美感?

在现在的文化氛围里,中国古典舞已经不是年轻人的菜了,但它肯定是我们中国传统文化中太需要去传承的一部分。古典舞的魅力,除了外在的形,最重要的是它有很多内在的文化内涵,如同幽兰,拥有隐士般的气质,更有沉淀、更有力量。

M.C.:你的博士论文研究了中国古典舞中的手舞,在手舞研究中,什么是你最惊奇的发现?

手舞的美感在于空间里动与静瞬间的凝结,就是一个姿态的形成。手的舞动不仅是一种美感的表达,它还带有语言性。手的表达不亚于身体的任何一个部分,比如我比画一个喝的动作,不用说话,外国人也能懂。它的表达也不受年龄限制,四五十岁的舞者哪怕脸已苍老,依然可以用手舞出16岁的质感。 并且,人在说话时可能会撒谎,但指尖是不会撒谎的,肢体语言不会骗人。

刘岩

M.C.:从2008年奥运会排练时受伤到现在,过去了十年,那些困难会因为心态的改变而容易接受一些吗?

有一些困难,它永远都会是困难,不会因为时间而改变。我喜欢意大利菜,我还是可以去高级餐厅享受美好的环境,只是我下车的时候,还是需要我的司机抱我下去。但这十年中,我一直在努力为自己坐轮椅的身体找到一种合适的生活方式,提高生活质量。开开心心地享受当下的美好,是我一直以来的生活态度。

M.C.:虽然坐在轮椅上,你的身姿永远是那么纤细挺拔,是因为你一直都在坚持舞者苛刻的身材管理?

对形体的要求是最起码的。一些朋友会惊讶我怎么吃得那么清淡,别人看可能会说我是在限制自己,但对我而言,这已经是我从小养成的生活方式了。每天的第一件事一定是先去健身、游泳。我的食谱里没有火锅和烧烤,因为不健康,但我会吃些甜品,因为它会让我开心。

M.C.:这些年大家眼中的你坚强又励志,你似乎总是把自己的软肋藏得很好。

在我刚受伤的时候,我感觉自己“被坚强了”。我参加活动,大家会觉得我的精神面貌很好,受伤后还念了博士,大家会觉得我很励志。但这些其实只是我的性格会做的选择,我不是做给别人看的,它们并不证明我的内心强大到遇到任何挫折都能没血没肉、刀枪不入。在独自面对自己的时候,我知道自己没那么坚强,我还是很柔软。很多时候,哪怕是在面对一些在别人看来不太难的问题时,我也会落泪。我觉得最舒服的相处方式是那种平等、平常的对待。比如大家在那儿商量要不要买冰激凌吃,也会自然地问我一句,你吃不吃?

M.C.:在那些会软弱的时刻,是什么在支撑着你?

我的老师冯双白跟我说过一句话,叫作“相信相信的力量”,用俗话讲,就是“一股劲儿”,性格里不服输的东西,它会推着你走。坐轮椅的我比有完全行动能力的人弱,一件事情在我面前本来只有50%成功的可能性,如果我自己还在心里打退堂鼓,就只剩10%了。但如果我相信我行,那就是50%加上30%成功的可能性,就约等于可行。2009年我跳过一支舞,叫作《最深的夜最亮的灯》。每个人都会遇到自己人生当中最深的夜,像面对迷雾一样走不出去。当你心中有一个灯塔时,你就不会沮丧,你就会奔着一个点走出来,你不会一直在最深的夜里。

1 2 3 4
延伸阅读
精彩推荐
明星春节送礼脑洞都不小
明星春节送礼脑洞都不小
礼尚往来是咱们中国人的老传统,尤其是新春佳节之际,总要给三五知己备上一份薄利。各位星星们
X